<sup id="ykoqq"></sup>
<sup id="ykoqq"><div id="ykoqq"></div></sup>
<acronym id="ykoqq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ykoqq"><center id="ykoqq"></center></acronym>
新知魔方     思拓云     思拓云投票
關注我們

網站首頁 > 思拓動態

2015新媒體大會—史晨:媒體融合的三個視角2015-10-22

史晨,新華通訊社瞭望智庫研究總監,曾任新華社《財經國家周刊》副主編。一直從事智庫和媒體相融合的研究與實踐探索,撰寫相關專欄并運營“智庫圓桌”微信平臺。近年申請到并持續推進的項目包括:2013 年財政部文資辦專項扶持的“傳統時政期刊群的智庫化和全媒體改造”;2014 年財政部專項“移動互聯網下的數據媒體平臺建設”;2015 年中宣部融合發展項目 “新華社大數據高端智庫平臺建設”。

 2015新媒體大會在湖北武漢召開,新華通訊社瞭望智庫研究總監史晨在大會上提出:觀點過剩,未來媒體將成為一個副詞的觀點,希望媒體人樂觀地對待潮流的演變。以下是史晨的演講內容精選:

討論的起點:

瞭望智庫本身就是依托新華社轉型探索,探索智庫和互聯網相互的融合。我們討論的起點大家已經有共識,比方說產能絕對過剩叫新常態,信息觀點過剩是現在傳統媒體面臨的挑戰,面對挑戰需要作一些安排,國家的策略叫一帶一路,媒體策略叫媒體云平臺,一帶一路競爭是TPP,跟傳統媒體競爭是互聯網企業?;ヂ摼W企業用最好的機制拿到最好的融資,雇最好的人、最好的技術、最好的機制跟我們競爭。

阿里巴巴:媽媽去哪兒了

專業人士透露,從業界角度來說,內心深處他們不太承認媒體融合這個概念,因為他們的角度是互聯網直接聚合我們的,我們是被融合的。一個傳統做展會的企業找到他現在想跟“互聯網+”融合一下,開發了一套平臺,把傳統展會的引導,做上圖文并茂的介紹,結果他說如果你真能融合到這種模式下,我在互聯網上就能做展會,干嗎還要你實體公司。另一個媒體人,思考媒體融合有很多困惑,他去了阿里一個月以后就想清楚了,他只看一個問題,錢到底到哪去了,人才到哪里去了。不知道有沒有人熟悉阿里媽媽,包括我去看了支付寶和阿里媽媽以后,淘寶隨時都可以交給國家是對的,這是最核心的東西。阿里媽媽據阿里說已經是亞洲最大的廣告公司了,去年員工人數1300人,1100人是技術人員,其中包括國際上最頂尖的“數據科學家”,營銷管理人員只有100多個,自己并不認為是廣告公司。例如,2012年美國紙質媒體的廣告收入衰退到了1950年的水平,而且全美超過一半(將近60%)的廣告已經被谷歌這家互聯網公司吸收了。從直覺來說行業的推動應該是顛覆者有一些驚人的顛覆,但是我們自己的探索不是這樣的,從來不缺乏優秀的想法,缺的是對好的方法和技術的模式驗證。

每年中央對我們的支持很大的,這連續幾年都爭取了財政部文化產業專項扶持基金。此前,我們探索互聯網,我們的網絡編輯摘編了一篇關于香港某企業家的輿論熱點,旁邊的圖是北京一個小區出這件事以后,在小區的墻上有一個涂鴉,在座各位都是業內一線的,如果真要做媒體平臺,怎么樣在開放性和廣泛性去平衡,如果是UGC負責什么,平臺負責什么,用戶負責什么。那篇文章是從網上抓取的,看到傳播量不錯,如何評判專家、認定專家,有沒有審核的流程性,智庫有專門專家網絡,跟新媒體發稿平臺是相互割裂開的,這是我們共同的挑戰。

核心能力的瓶頸:

其實媒體融合也好,要辦好傳統媒體也好,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人才流失非常厲害。作為人才,要有識別能力,掌握新媒體的傳播,有好的政治素養,而且要有一定學術積累。我是學經濟學的,這是經濟智庫不該忽略的轉型,原來我們的老大哥,是俄羅斯排名第二的智庫機構,是專門為俄羅斯聯邦政府和總理服務的,他們的轉型,改革成為俄羅斯發改委,現在轉型成智庫,我問他們轉型成果要付出什么代價、換掉了多少人、員工平均年齡多大?結果讓我驚訝,這一屆新上任的主任年齡35歲,換掉60—70%的人,現在做得很好,自有團隊有90名專家和分析師,俄羅斯2000人的專家庫,海外有200多名顧問和網絡。它用的人現在平均薪酬是公務員的2倍。有一點比較困惑,自己也辦自己的媒體,自己也辦智庫,到底獨立不獨立?我們當然不獨立于總理辦公室和政府,但是獨立于各部委自身的利益,然后在我們這個智庫可以為國家政策包括傳播提供中立的意見,不會被利益集團所綁架。

在管理和管控經營活力之間要實現平衡,人力、資本、技術、知識等要素怎么來結合,現在看來只能用媒體云、智庫云這種模式去啟動?,F在中央對我們的扶持力度很大,但是今天招商有專家講成本結構,我們說的是技術,其實背后有經濟學規律,都是一個原理。湖北廣電的探索有足夠的啟發意義,200家新聞機構,每一個地方媒體擁有很強的報道、資源網絡、人才結構,互聯網的辦法就是叫云,把所有稀缺資源集中在云端,打通、接入就可以,有后臺支持傳播就可以持續。

技術與模式創新:

云平臺跟大家分享兩個例子,一是通訊社,新華通訊社的,一說新華社就是高大上,我們各家媒體不用各個都去買技術,統一眾籌一個,這是從媒體一開始發展就有這種概念。另外我們做的一個嘗試,這個項目叫智庫云,其實是智庫通訊社,很多專家都是稀缺的,有識別能力、改寫能力的人更加稀缺,不僅連接內容也連接資源和商業模式。

結束語:

最后,我對媒體融合還是挺樂觀的,如果媒體應該進入平臺時代,未來媒體變成一個副詞,代表的是發現問題的能力,整合資源、發現需求、服務客戶,有好的傳播手段,內容、資源連接起來包括經濟社會價值,這是一種潮流,我還是很樂觀的。

(作者:史晨) 史晨 媒體融合的三個視角.pptx

0
色视网站免費在线观看_色視頻一区二区三区_色淑女视频